周鱼鱼在周小瑜身边坐了不到五分钟就被臭走了,满院子屎渣渣,连树叶子上都星星点点一层,真是没法待!

    心里一边骂沈郁那个狗哔玩意儿不做人,一边去找条手绢把鼻子捂上,开始翻周小瑜床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哦!现在这不是她的床了!

    不过周鱼鱼也没打算见外,而且还毫不客气地钻床地下开始翻腾。

    她在找自己存的私房钱。

    她又不是真傻,当然知道为自己打算,否则前世早被徐美凤给卖八百回了,所以存私房钱这事儿她从十岁就开始干了。

    积少成多,她十八岁能在前边小街上开起自己的小吃店都是这些年攒下来的钱。

    周鱼鱼熟门熟路地把床底下的木箱子拖出来,钻进去摸索了一下撬起两块青砖,挖开下面的土,就露出一个洋铁饼干盒子来。

    盒子里是用皮筋绑好的几捆钱和几张照片。

    周鱼鱼把钱先都揣兜里,把照片拿出来看两眼,都是她和爸爸还有奶奶的合照,奶奶去世以后留给她的。

    曾经有两大本影集呢,徐美凤不许她留这些,都给烧了,她就抢救回来这么几张,有两张还带着被烧过的痕迹。

    把饼干盒子抠出来,地上刚恢复原样,门就被继父马大刚的妹妹马大丽给踹开了,气势汹汹地指着周鱼鱼开骂:“你翻什么呢?偷了什么赶紧交出来!哥!嫂子!胖大妈!你们快来看!周鱼鱼跑我屋里偷东西来了!”

    周鱼鱼一点没慌,从地上起来坐周小瑜床上先歇歇脚,她中暑还没好呢,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头晕,被马大丽这么一喊脑仁儿疼。

    周美凤和马大刚马上就跑过来了,居委会胖大妈也跟在后面,她刚才正给马大刚夫妻做工作呢,周小瑜怎么说也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哪能跟个夭折了的死孩子似地一天灵都不停就这么直接给拉出去,咱彭城这地界就没这规矩不是!

    别看胖大妈胖得跟个冰猴儿似的,全身最突出的就是腰围,可人家行动特别敏捷,用武侠小说上的话说就是逢乱必出,就没有她赶不上的场子!

    胖大妈一马当先推开站在门口嚷嚷的马大丽进屋,一看周鱼鱼惨白着一张脸两眼通红地坐在那闷声不吭,心眼儿马上就偏了。

    不用周鱼鱼说什么,胖大妈赶紧回头冲院子里喊周鱼鱼他奶奶:“张桂花呢?那个谁,刘小满,不是让你哥去找你张奶奶了吗?怎么还没见人影儿?你赶紧再去一趟,就说她家鱼鱼跟马大丽干架呢!”

    张桂花是周鱼鱼奶奶,机械厂的后勤副主任,现在半退休状态,平时基本不怎么上班,就等着明年满六十岁了直接办退休,今天估计应该是去护城河边钓鱼了,还不知道她家宝贝疙瘩独苗苗周鱼鱼中暑了。

    周鱼鱼坐床上不吭声,马大丽带着马大刚和徐美凤已经开始跟胖大妈告状了,周鱼鱼这平白无故往人家屋里闯怎么都不对不是,那箱子就摆在地当间儿呢,他想抵赖也不行啊!

    就是张桂花来了也不行!她再霸道还能不讲理了?

    胖大妈拿车轱辘话敷衍他们,明摆着是等着张桂花回来给周鱼鱼撑腰。

    他们当然急,张桂花回来这事儿可就难办了!别说整治周鱼鱼,就是不让周小瑜在家停灵这事儿都得悬!

    胖大妈还真就有等着张桂花回来给她助阵的意思,嘴上说个不停却一句有用的没有,问都不问周鱼鱼一句,就怕落了口实耽误待会儿张桂花发挥。

    周鱼鱼也很放松,一点没有进人家屋里偷东西被抓住的样子,靠在周小瑜单薄的铺盖卷上一声不吭,就马家三口人急得直跳脚。

    好在刘小满他哥跑腿很给力,没一会儿就带着张桂花回来了,两人都是一脑门的汗,张桂花的裤腿还挽着一个,脚上沾着草叶子和湿泥,一看就是匆匆忙忙从和成河边跑回来的。

    张桂花头发花白身板却挺拔,走路昂首挺胸的一看就很有气势,进屋直奔周鱼鱼,没嘘寒问暖先照着她脑袋给了一巴掌:“中暑了不老实在屋里躺着你瞎窜什么?这屋死人了知不知道?人家都躲着就你能耐!是不是没长脑子?平时怎么教你的?”

    问一句打一巴掌,还专挑脑袋打,啪啪啪一点没留力气,周鱼鱼中暑没好的脑袋给打得直冒金星。

    这跟她想得不一样啊!周鱼鱼不是老周家的十里地一棵苗宝贝疙瘩独孙孙吗?这位重男轻女到令人发指的奶奶可一点没看出来宝贝她呀!

    不过这也不耽误周鱼鱼发挥,她抱住张桂花的胳膊就靠了上去,病恹恹的样子不用装就跟受了老大委屈似的:“奶,我就来给小瑜找双袜子穿,她脚指甲都给砸烂了,人躺那老半天了,血糊糊地也没人管,再不处理一下都招苍蝇了。”

    张桂花完全没想到周鱼鱼会主动靠近她,甚至还敢抱她胳膊!

    大儿子一家支边十年,这个孙子八

章节目录

躺在九零当咸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蜜婚谋爱只为原作者姣姣如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姣姣如卿并收藏躺在九零当咸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