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三娘忧心忡忡,一晚上没能睡踏实。

    反观陆沉舟,没心没肺,呼呼大睡。

    打了一晚上呼噜,孩子被吵醒,他都没醒。

    气得王三娘踢了他好几脚。

    可就算这样,陆沉舟都没醒过来,直接一觉到天亮。

    并非他没有警惕心。

    换做在军营,在野外执勤,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都是第一个醒来。

    唯独在家里,只要天没塌下来,没到起床的时间点,他是死活不醒。

    睡得可放心了!

    这臭毛病,气得王三娘常常半夜三更拿他出气。

    要打仗啊,多危险啊。

    臭男人还睡得没心没肺。

    她想找个人商量,偏偏这事得保密,还不能往外说。

    可憋死她了。

    天刚亮,陆沉舟醒来,神清气爽。

    王三娘叮嘱他万事当心,实在不行,不挣那份要命钱。

    她的话,陆沉舟根本没放在心上。

    开玩笑,东家下的命令,还能挑三拣四吗?

    知不知道,想加入侍卫营的人,能从郡守府一直排队到松山书院。

    别说押运粮草,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含糊。

    这些想法,他不说,说不通。

    既然东家看得起他,并且委以重任,他一定不会辜负东家地期望。

    办好这趟差事,争取升官发财。

    数日后,他带队,护送凌,崔二位公子前往建州。

    ……

    燕云歌这边,某个艳阳天,胎动频繁,有点把她吓住了。

    等她开始宫缩,她才意识到是要生了。

    紧张啊!

    慌乱啊!

    第一次怀孕,第一次生孩子,孩子即将出生,是男是女,是否健康,能顺利生产吗……

    她有太多值得担心的地方。

    偏偏她还一脸镇定,明明心里头已经慌得不成样子。

    平阳郡主萧氏亲自到郡守府接她。

    “哪能在衙门后院生孩子。人来人往的,如何坐月子。孩子出生还要好几个时辰,你现在就跟我回郡主府。所有物件早就预备齐全,只要你人过去就行。”

    燕云歌从善如流。

    衙门后院的确不是生孩子的好地方。

    乘坐马车,到了郡主府,发作得越来越频繁。

    洗了个澡,直接进入产房待产。

    萧氏一直陪在她身边,担心她紧张。

    “别慌!女人都会经历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本宫生了你们四姐弟,都是这么过来的。放轻松,听稳婆的话,她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一定可以顺利生产,大小平安。”

    燕云歌笑了起来,“我不紧张,反倒是母亲很紧张。你的手都冒汗了!”

    萧氏看了眼自己的手,自嘲一笑,“我说难怪手上湿漉漉的,不舒服,原来是出汗了。真是越老越倒退,都紧张到手心出汗。你真不紧张啊?别不好意思,有什么想法你和本宫说。是不是想萧逸?”

    “才不想他。”燕云歌一脸傲娇。

    萧氏了然一笑,“口是心非!你生孩子他不在身边陪着,的确让人心头有些想法。”

    “母亲,我真没想他。就算他在身边,也帮不忙。这会定然在产房门外大呼小叫,一点都不矜持,反而吵得很。”

    “真不是口是心非?你这孩子,有时候就是太逞强。别什么事都一个扛着,偶尔软弱,也没什么。”

    燕云歌靠在萧氏的怀里,“女儿现在就很软弱,需要母亲的支持。”

    她撒着娇,像个淘气的小姑娘。

    萧氏哭笑不得,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关键时候,还是要依靠本宫。乖孩子,别怕,万事有本宫在,等到明天这个时候,你已经躺在卧房,身边就是孩子。”

    燕云歌依偎着萧氏,“孩子要多久才会生出来?心情怪烦躁的,不确定自己行不行。”

    “又说糊涂话。怎么就不行,生孩子嘛,只要是女人都行。”

    燕云歌笑了笑,“我原本以为,萧逸不在身边也没关系。这会又觉着他要是在的话,我还有个出气的人。听人说,女人生了孩子后,情绪都很不稳定,容易偏激。我就想着,他在身边,只要我不高兴随时都能拿他出气,叫他陪着我一起难受。”

    萧氏听完,哈哈一笑。

    “敢情萧逸真成了你的出气筒。”

    燕云歌哼了一声,十分傲娇,“他是孩子的爹,不拿他出气拿谁出气?总不能拿孩子出气。有时候,我就是烦他。告诉母亲一个秘密,我发现长得再好看的男人,看多了看久了,也就那么一回事,不稀罕了。”

    萧氏打趣道:“这么说,当初你不反对嫁给他,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燕云歌抿唇一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萧氏就奇怪了,“仲书豪和窦三郎,长得也很好看啊!沈书文斯斯文文,长得也不差。你怎么就没看上他们?”

    燕云歌小声说道:“他们都没有萧逸长得好看。”

    萧氏:“……”

章节目录

侯府小哑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蜜婚谋爱只为原作者我吃元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吃元宝并收藏侯府小哑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