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琴你也来了?”

    “琴?”坐在丹玛丽娜对面,哪怕是在室内也带着斗篷的魔女有些疑惑的看着这名气质略显阴郁的白发美人,仔细的观察了片刻,她微微皱着的眉头舒缓了下来,呿!一个假人啊……好吧,她承认这个假人很真实,哪怕是自己当时第一眼也被蒙骗过去了,甚至一些魔女见到了她都会被糊弄到。jgshuwu.com

    可惜她的能力类型让她能够看到许些端倪。

    “嘿!”见到这名魔女这么快的就看出来了琴的身份,丹玛丽娜轻轻的笑了笑,说起来啊,好像最近出现的魔女,差不多都是那种可以看穿炼金化身的,依琳有着特别的独有探测魔法能够发现,她的话本身的能力就可以捕捉到一些痕迹,哪怕是不死魔女,她也可以察觉到不对,面前的这名魔女和不死魔女差不多,她们两人的能力是对立的,能够看出来很正常。

    哪怕是琴……说起来也能够感觉到少许的异常,毕竟使用炼金化身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情绪波动是会被影响到的,别人或许感觉不到,琴因为自己的能力,对这种波动极为敏感,少许的异常就可以发现。

    除了她们外……就是萝丽丝不知道底信的前提下,也难以看出来这些炼金化身的不对劲,当然她虽然看不出来,可是却有着更好的作弊方式,郑逸尘就在她身边,她完全能够得到一份所有关于炼金化身的外貌图鉴。

    “酒水的花费我免了,你们有什么想要交谈的我也不在意,所以,能不能马上换个地方!”琴很不客气的将手里多了几道裂痕的酒杯放在了她们面前的桌子上,出言赶人,得罪客人?正常的客人别说值不值得她去亲自接待了,反正面前这俩,直接赶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魔女也有自己的领地观念的,普通人闯入了,心情好的时候大概就像是看到自己家里落入了小鸟一样,稍稍的看两眼就略过了,可是一个陌生人什么都不说的闯进自己家里,这是能好好说话的事?

    “我花了钱的!”

    “多少,我双倍退你。”琴瞥了抗议丹玛丽娜一眼,财富?她可是属于那种混在人类社会里,隐藏身份经营的魔女,财富方面一点都不缺。

    “我很喜欢这里呐,换个地方了,说不定会忘记一些事情来着~”丹玛丽娜懒洋洋的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面,轻轻的打了个哈欠:“真是舒服呢,稍稍的动一下就差点睡着了。”

    琴的脸色更差了,这娘们这一句话就隐约的将另一名魔女给暂时的拉到了自己的阵营里。

    “就在这里吧,我们很快就能谈完,不介意吧?”坐在丹玛丽娜对面的魔女取下了斗篷上面的兜帽,露出了黑白分明的色彩,她有着黑白分明的头发,乍然一看,好像整个人被黑白占据了一般,实际上这只是头发太过分明带来的错觉,眼睛则是灰色的。

    这种灰色和丹玛丽娜使用自己能力的产生的,夹杂着星光一样光点的混沌灰色不同,这种颜色更像是黑色被白色稀释后的灰色,却没有任何的浑浊感,反而极为的清晰透彻,充斥着一种旺盛的生机感。

    “我很介意!”

    “那就请你暂时介意一会吧。”这名魔女的意思很简单,不满的话可以先忍着,等之后去找丹玛丽娜的麻烦,至于自己去做这件事?她现在就是在找这个娘们的麻烦,而且还是有理有据的找,当然她也不愿意额外的添加上别的因素。

    至于替琴分担这部分不满?她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么亲密。

    “……有话快说,你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琴看了一眼手表(郑逸尘制作)上面的时间,冷着声音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卡座的区域,靠在一处能够看到这里的地方等待着时间的流逝,至于偷听?没有丹玛丽娜在场可以试试,有这女人在,还是等着吧,免得她又整出来什么幺蛾子。

    “首先,东西没了。”琴离开后,丹玛丽娜马上开口说道。

    “那就用别的东西去换。”安妮当即说道,虽然丹玛丽娜从自己那里顺走的东西是衍生品,衍生品也是需要时间去弄出来的,况且那个时候她得到了一个挺不错的小玩意,就打算用那一部分的衍生品做实验,结果东西被人顺走了,被耽误了时间的她现在心里都有些不舒服。

    “可以啊,你先把那几颗魔眼还给我,少一颗都不行哦!”

    “……那是你的?”安妮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好像……被这女人算计到了。

    “当然是我的啦,不然我怎么能那么准确的从你那里拿走那些东西?”丹玛丽娜嘿嘿的笑了一声,大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气势。

    “东西没了。”

    倒不是没有了,只是她拿着那些魔眼做了一些额外的实验,毕竟得到那种东西的时候,她发现那几颗魔眼虽然显得有些‘粗糙’,用的材料也只是一些兔子的眼睛,实在是低劣,但是结构却意外的神奇,那根本不是一些属于生命领域的产物,而是炼金和魔药的一种不明的混合产物,这里面还有一种她鉴别不出来的因素在内,就这种低端,却有蕴含着极为新奇特点的东西,极大的引起了她的兴趣。

    过了这么久了,那些魔眼当然已经因为她的诸多实验给调试的面目全非,说是没了也对:“你如何证明那是你的东西?”

    丹玛丽娜似乎并不精通炼金学和魔药学的,而且她的性格,让她去做那种实验,她大概也受不了,并且上面没有任何魔女力量的残留,肯定不会是出自她的双手,最后可能的就是那东西是她从某个存在的手里抢过来或者是忽悠过来的。

    “我有主眼,这个证明足够了吧?”丹玛丽娜拿出来了一个透明的瓶子,里面浸泡的俨然就是郑逸尘用一颗魔眼制作出来的‘隐形眼镜’,也就是那一套魔眼的主眼。

    主眼?安妮眼中闪过一丝恍然,怪不得当时做实验的时候,总觉得那几颗魔眼中缺失了什么,至于这个东西是假的,凭她的眼力能看

章节目录

诅咒之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蜜婚谋爱只为原作者路过的穿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过的穿越者并收藏诅咒之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