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的那些试探里,塔薇尔就是想要通过一些正常的交流来确认郑逸尘和那些魔女之间的关系,以及隐秘的弄清楚他想要折腾什么事情……或者说是他们想要折腾什么事情。dnshuwu.com

    这么多魔女联合在一起,首先能够被想到的就是圣堂教会,和圣堂教会有关系的东西她有,还是以前给圣堂教会留下的一招暗手,圣灵魔药是号称最好的恢复药这没错,使用了之后再重的伤势也能恢复过来,诅咒之类的暗伤也能驱除掉,并且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使用者还会因为圣灵魔药的后续效果得到持续的增益。

    比如说恢复力增强,诅咒抗性增强,精力充沛等等,这些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都是好处,可是在这个增益的持续状态中,塔薇尔只要在目标活动的环境里添一些小小的‘添加剂’……

    他们马上会就会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调合能力在避免冲突性上面很有一手,可作为一名合格的魔女,反着用自己的能力也是可以的,像是安妮那样生命能力达到了极致之后,直接能够间接的使用到相反的力量。

    换种说法就是她不是战斗力最强的魔女,却是最能苟的魔女之一,只要力量用的好,别人的攻击很大程度上对她都没有直接的效果,除非正面上来肉搏,只是纵观所有的魔女……基本上都是走‘魔法流’,唔,这么说有些不全面,应该说是走的魔剑士流派。

    近战能力有,而且比起很多战士都要优秀,可那只是活得久的产物,让一个施法者活个千八百年的,他在近战的时候也能够拿着法杖打出来一套火焰附魔的打狗棒法。

    诚然施法者的体质成长速度比较慢,但积累个千八百年的,也能积累上去了,一般来说施法者因为魔力的原因,即使不刻意的锻炼,身体受到魔力影响也会强化,就是不如战士那样因为刻苦锻炼的原因,魔力对身体的强化效果更好,所以只要魔力存在,即便是转职当死宅了,施法者也能保证自己的不会整天饮食不规律,或者是暴饮暴食变成死肥宅……

    当然如果想要弄得胖胖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魔女的近战能力不差,配合着一些攻击性的能力,那真的是开无双了,只是这些都是建立在对自身能力的优先开发前提下,近战只是一种辅助。

    总之,她莫名其妙的中了命运魔女的套,直接暴露在了命运魔女的注视之下,她觉得自己挺傻的,要说命运魔女算无遗策是不可能的,可架不住她能广撒网,不管如何,捞到了就是赚的。

    有些事情知道了就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了,现在这事就是,她做点什么过分的事情?好吧,做了的后果扛不住啊,这里有六个魔女的痕迹,外加没一个房间里都有的炼金化身……真要是做点什么,也就是说马上就会又六名魔女跳出来对她进行强势的镇压。

    并且这个住处自己真的看完了吗?或许看到的只是明面上的,郑逸尘的力量在她眼里算不到多高的层次,若是魔女也做了点什么,那么这个房子可就真的很危险了,身处在这个地方,她都感觉好几名魔女的视线正在盯着她呢。

    什么都不做就离开了事情反倒是更大。

    既然是自己的疏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就没什么好说了,对倒霉和好奇心付出代价咯,找郑逸尘谈谈,虽然到现在都没有试探出来实质性的东西,郑逸尘的态度上面也没有表示出来要和圣堂教会做过一场的意思,她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直接摊牌了。

    看着郑逸尘露出的诧异神色,塔薇尔反倒是觉得摊牌的效果更好一些,这家伙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在他的家转了一圈。

    “就算是魔女……你这能好好的也不容易啊。”

    “……换成是别的魔女的确是很不容易。”塔薇尔眼角微微的一跳,郑逸尘在意的居然不是这个地方的魔女痕迹暴露,反倒是自己的安危?那肯定不是关心自己!

    “只是你都发现了这些,又主动的出面,难不成是有别的想法?有的话,我倒是能够给你牵个线。”魔女之间的事情,郑逸尘很少直接插手的,主要是对新魔女了解的不多,人家活了近千年,自己才活了多久?心机上面就差很多了,能不出错就很好了,还想着别的呢?

    至于自己家里的魔女痕迹暴露了这件事,郑逸尘并不在意了,他以前没有想到的事情,魔女能想不到,可她们依旧在这里选择了一个房间,这意味着她们不担心暴露,亦或者是暴露也没关系。

    前者的几率更大一些,那毕竟是多名魔女联合留下的痕迹,能够轻易发掘出来隐藏信息的人有多少?郑逸尘琢磨了一段时间后,觉得那些痕迹反倒是诱饵

章节目录

诅咒之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蜜婚谋爱只为原作者路过的穿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过的穿越者并收藏诅咒之龙最新章节